随缪缪想做小甜瓜

既然现实不美好,那幻想请多放些糖

一起上摄影课时,室友问我为什么拍了几十张图都是它们,我说它们都是长在人们都不会踏足的地方,安静的环境让它们长的很好,也无人问津,但是它们逆着光迎着风真的很漂亮,漂亮到我不舍得把镜头移开。
后来图一这块杂草地被推平了扩建了图书馆,我在学校里找遍了也没找到第二块,却只在某个草坪上捕捉到了图二,希望它们可以安静地美下去。

A君与B君开糖厂的日常(四)

B君和A君在一起一个星期后,有了个深刻的体会:有男票,跟没男票区别好像不大。

A君还是按部就班生活着,顶多两人每天见个面,拉拉小手亲一亲嘴角,对,嘴角!

B君有时候略气,又碍于自己高冷的人设又不好说A君,因此兀自烦闷。

眼看着明天就是自己的生日了,B君晚上躺在自己家床上翻滚,时不时瞅瞅手机,看看到零点的时候,这个呆瓜会不会有那个觉悟。

当时间一瞬间跳到十二点时,B君猛地从床上蹦起来抓起手机紧紧握住。

一分钟过去了。

两分钟过去了。

……

“我日……”B君气的一把摔了手机,把头重重埋进了枕头里。

奶奶的,B君心里骂。一股巨大的失落顿时笼罩着他,不知觉间,那该死的泪水又淌了起来。

要不明天分了算了。B君心里这么想着,慢慢睡着了。

第二天手机炸铃的时候,B君还没醒,迷迷糊糊接起来,是A君的工作通知,B君一口气堵在胸口,强忍着不受控的泪腺起来工作。

B君见到A君时,他还是很正常的样子,举着相机,眼睛里有温柔的光落在自己身上。

B君怀疑他是不是对每个模特都用这种目光。

等到一组照片拍完,B君烦闷地套上外套,趁着A君还在导出照片的时候,灰溜溜地走人了。

手机再次炸铃的时候,B君正坐在河边抹眼泪,一边抹一边骂,这该死的泪腺!!!

A君的声音从电话里听着挺急的,B君冷着表情听完,挂了电话琢磨了两分钟,还是默默地打车决定去A君家。

他求我的。B君想,反正刚刚电话里这么说的。

到了A君家门口,手还没按上门铃呢,大门先一步打开了,A君担忧的脸看见他的一瞬间笑起来,开心地把他抱了个满怀。

B君被他抱的有点懵,被强搂着进了门才发现,A君家的墙壁上挂满了小小的星星灯,一点一点的铺满了墙壁,而在这些灯中间,全是他的照片。

有冷着脸的,有弯着眼睛的,还有不耐烦的大笑的……

B君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那么多表情。

“呀!你别哭呀!”A君手忙脚乱地抹着B君的眼泪,越抹越多。

“傻逼!”B君骂他。

“嗯!么么哒!”A君笑,在他嘴唇上亲了一口,“生日快乐亲爱的!你要和我同居吗!”


剧本真难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

A君与B君开糖厂的日常(三)

B君成为A君的员工以后,才惊觉自己傍上了大腿。

A君简直是给员工疯狂发福利的典范啊!工作少,一周顶死工作四天,剩下的空余时间爱干嘛干嘛,工资还高!

B君觉得自己仿若进了什么神秘吐钱组织,直到A君把某本以他为封面的杂志发给他,B君才发现,A君居然是个挺有名气的大神。

大神摄影技术一流,就是有点奇思妙想,B君跟着他短短一个月,已经跟猴子孔雀兔子长颈鹿巴拉巴拉等动物合影合了个遍……

A君可能是动物园园长。

B君心里琢磨。

某天A君要求他穿一身特景致的蓝色西装出去拍外景,B君按要求被打扮得人模狗样地去了,到了目的地发现,A君也一身人模狗样的酒红西装。

B君疑惑得亚批,“不是出外景吗?”

“是呀!”A君爽朗一笑,拉着B君到了搭得梦幻至极的露天餐桌旁边。

B君一瞅,好家伙,餐桌上头还架着花架,垂着薄纱……

“我觉得这个景适合吃饭!咱们吃完了再拍吧。”A君朝他疯狂眨眼。

B君翻了个白眼,腹诽,我真是信了你的邪……

于是那天,外景没出成,B君却收获了一个男朋友……

A君与B君开糖厂的日常(二)

B君再次见到大个子,是在面试场上。

彼时B君奔波了一天,饿着肚子赶了无数的面试,总算到了最后一场,等到坐下来才发现,隔着桌子坐在对面的考官,正是那天地铁上的大个子。

大个子显然也很意外B君居然又跟他见面了。

“嗨,又见面了,唔……我看看资料……你好啊B君,我是A君!”

B君抽了抽嘴角,心里默默吐槽,到底是谁面试谁啊喂!

“咳,你好,我来面试这个……”

“你被录用啦!”A君欢快的声音传进了B君的耳朵。

“哈?”B君茫然,“可是我都没说什么……”

“没关系!我招的是模特,只看脸和身材!”A君眼睛发光地盯着他。

B君默默躲开他的目光,耳朵慢慢红了,眼睛也慢慢红了,眼看着眼泪要忍不住了,他腾地一下站起身,快速鞠了个躬说了句谢谢就转身飞奔出了会议室,等到进了电梯只有自己一个人时,才掏出纸巾把哗啦啦的眼泪给擦了。

B君心情很复杂,呜呜呜呜噫(┯_┯)……


A君与B君开糖厂的日常(一)

B君泪腺有异。

不管是什么样的情绪波动,都会忍不住哗啦哗啦流半天的眼泪。

某天B君车子坏了挤地铁去上班,眼看着还五分钟就要到站了,却突然接到了上司的电话,两分钟的电话接完,B君工作没了……

B君气到自闭,挂了电话车也不下了,在空座位上坐下还没30秒,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。

B君更气了。

眼泪流的更欢了。

默默流泪五分钟后,B君不经意抬头,突然发现有个高个子男生正盯着自己。

呦,长的还挺好看。

B君本着纯粹欣赏颜值的心情,再一次泪崩。

“我擦……”B君小声嘟囔了一句,再次低了头,和眼泪作斗争去了。

啪嗒啪嗒,啪嗒啪嗒,眼泪掉在大腿的裤子布料上,有点明显。

B君烦闷难当,又觉得略丢人,正打算站起来下站时,旁边的空座突然坐了个人。

B君下意识侧头,咦,这不是那高个子吗。

B君疑惑了没几秒,还是决定起身,刚起来,袖子却突然被拉住了。

低头一看,大个子正抬头看着他,“那个,刚才你上车之后我一直盯着你是我不对,但是,你别哭了……”

B君愣了一下,眼泪没憋住,又通通滚落下来。

wc !!!

B君有点想死。